月薪2500元

2020-04-30 18:19

后来,刘宁的故事引起了包括多家成都公司在内的各地40余家企业的关注;他们想帮助刘宁走出这一段迷茫的时期,给他提供工作岗位和心理疏导。刘宁选择了一家从事地理信息系统研发的公司,月薪2500元。

与一年前那个困惑于“人生的意义是什么”,并且孤傲地认为“像很多人一样工作结婚,我觉得无聊”的唯美心态相比,刘宁(化名)已不再彷徨。“这一年我想明白了,要活在当下。关键是让自己忙起来,这样才会觉得有事可做,而不是找不到人生的方向。”刘宁说。

谈起自己的工作,刘宁露出满足的表情:“虽然当初上学时的专业是偏硬件方向,但毕竟自己还是有一定的基础,去年下半年已经开始参与项目研发了,刚刚完成交付客户。春节后马上就要投入另一个软件项目的研发。”

近一年过去了,刘宁的近况如何?14日,成都商报记者再次见到了刘宁。

再次见到刘宁时,他笑着走到了成都商报记者面前,比起一年前那个头发蓬乱、脸色苍白的“流浪汉”形象,刘宁胖了不少。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做软件开发经常要加班,忙到夜里再去吃饭,回去就睡觉,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胖了。”

每一个新闻主角,都是一个幸运儿,因为社会的关注和关爱,他们的生活轨迹得以改变,向着好的方向改变……

个体无力,幸有社会相助。每一个“改变”的背后,都是一股股爱的力量的汇聚。一年过去了,我们愿意在此,向所有对这些新闻主角倾注过关爱、关心的人汇报他们的近况。

当初签约时,公司负责人李先生抱着一种求贤的心态,主动联系成都商报记者表示愿意为刘宁提供一份工作,并且主动提出带薪学习3个月,以适应公司软件研发环境。如今,刘宁的工资刚刚涨至3000元/月。“对于收入,我还是挺满意的,毕竟公司提供宿舍,这就能节省一大笔开销。”刘宁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从2006年的凉山州某县的高考理科状元,到顺利从中国科技大学毕业,再到2014年春节期间流浪在成都街头、与家人断绝联系,刘宁的人生来了个急转弯。怀揣着“如果找不到喜欢的工作,我宁愿不工作”的想法,刘宁一度睡在西南交通大学九里堤校区镜湖边的露天长椅上,被人当做“流浪汉”。

如今,刘宁在业务上已逐步站稳脚跟,开始参与公司软件的研发并且刚刚完成了首个项目、交付客户;薪酬方面也有所提高,公司负责人李先生对其大为赞赏:“是个很踏实能干的小伙子,业务能力非常不错。”

幸运的是,我们找到了他。当时,他正在通锦路的一家网吧内玩网游。对于自己毕业4年却仍是一名待业青年的窘境,他孤傲地表示:“像很多人一样工作结婚,我觉得无聊。”

如今,刘宁在业务上已逐步站稳脚跟,开始参与公司软件的研发并且刚刚完成了首个项目、交付客户;薪酬方面也有所提高,公司负责人李先生对其大为赞赏:“是个很踏实能干的小伙子,业务能力非常不错。”

看到儿子逐渐稳定下来,刘宁的父亲也显得十分欣慰。“9月份,我刚刚去成都看了孩子。那段时间他比较忙,要晚上8点多才能下班;那天我陪他一起吃了顿饭,跟他聊了些家常,感觉孩子确实变了,性格也开朗了不少。”前日,刘父在电话中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记者 施斌 张士博

2014年已经过去,站在新一年的开头,回望过去,这一年,作为记录者的我们,见证并记录了一些普通市民生活发生的改变:曾经流浪街头的理科状元已是一名白领;14岁的“阳台男孩”正忙着准备期末考试,还写了一篇名叫《感恩》的作文。从小被拐卖、希望带着身份嫁给“他”的美美已经怀孕了……